今天是:

甲状腺和练气功


来源:贝壳村 作者:Giada

200841485958790.jpg


我小的时候,邻居中几位比我大几岁的女孩到了发育的年龄都得了甲状腺肿大的症状,其原因是缺碘。我母亲未雨绸缪,在我发育以前就督促我吃含碘较多的食物,海带紫菜什么的,家里的食用盐也很快地换成了含碘的大粗粒海盐。最没事找事的是,有一次忘了是为什么带我去看病,竟然恳求医生给我开碘片。医生先是不肯,后来被纠缠不过,只好给我开了,于是我莫名其妙地开始服用了一阵碘片。
等我开始发育后,我的甲状腺果然没有辜负母亲的殷切期望,如期肿大起来。不用说,这足以让我母亲很忙乱了一阵,每个星期我都被逼着吃海带紫菜,碘片也服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奇怪的是,我的甲状腺就是不见小下去。年复一年,医生见碘片没用,也不再给我开了。那么多的海带紫菜吃下去也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等到我成年了,脖子右侧还是有个大肿包,当然不是厉害得看上去吓人,但仔细观察一下就看得出来。除了这个,我身体其他的地方一律健康,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母亲也没有了办法。这事就这么拖下来了。

后来有一阵,气功大行其道。什么癌症绝症疑难杂症,练了气功就好了的例子被传得神乎其神。于是我母亲有一天就建议我去练练气功。我说,练气功是老年人的事,我年纪轻轻的,去起什么哄?母亲说,你们现在年轻人的服装风行领口敞得开开的,你这肿包没遮没盖,再加上项链就更加显眼。你这症状算是疑难杂症了,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去练练气功,没准儿就治好了呢?我想想她的话也有理,就到不远的公园处去报了气功班的名。

气功班的头一天早上六点钟,我到了公园。一看,不能说公园里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但说那里熙熙攘攘跟早市似的一点儿也不过分,公园里到处是人,一堆一堆的,可以用簸箕撮。晨练的最多,当然其间也有不少遛鸟的,练京剧喊嗓儿的。晨练的有打太极拳的,练太极剑的,还有就是练气功的了。我们那个班里当然是老年人居多,但加上我也有三个年轻人。

气功老师是四十来岁的男人,自称是从唐山来的,他的助手竟然是个十九岁的姑娘。老师先给我们讲解什么是气功:每个人都呼吸空气,气功就是用你自己的意念指示这个呼进去的气怎么在你的身体里行走。一个人如果身体健康的话,气在你身体里四处游走。但一旦身体里有了病灶,就是你身体里结了个结。气功就是要用你的意念让气去冲击这个结,一旦结被冲开了,你的病就好了。再解释练气功:就是要练得用意念让气在你身体里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


所以,老师说,开始我们就要先练的是摒去杂念,心无旁骛,想像气在你身体里的行程,然后练到带着气在你身体力行走。于是我们双目紧闭 – 因为眼睛张开就会看到别的东西,继而瞎想,双手守住丹田 – 因为手也是气的一个出口,护着肚子最重要,然后就按照老师喊的号子:吸气,吐气。


练了两三天后,有一天练习间休息的时候,老师的女弟子忽然发起功来了。但见她,双目紧闭,双脚牢牢地站在原地,身子开始扬柳扶风般有韵律地摆动,继而双臂游蛇走龙,时而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时而在自身上下四处围绕,其婀娜婆娑只有舞台上的印度舞孃可以媲美。我们当时看得目瞪口呆,大家听到的练过的,都是双手抱着肚子跟和尚打坐似的,怎么也没能想到气功还有这个阵式。老师看到我们羡慕的脸色,很是得意。他特地走过来跟我们几个年轻人说,这个叫童子功,只有童男童女才能练成这个样子,结了婚就不行了。他鼓励我们说,看到了?你们好好练,也会炼成这样的。


我当时听了,信心大振。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有唐三藏的身价,很有些飘飘然,接下来也很用功地练了一阵。不过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慧根,课都快上完了也没有什么感觉。老师说,如果你发现你是用意念而不是用肌肉把自己的胳膊举起来,那你就算是入门了。我怎么也做不到。有一天,我在公园门口碰到父亲的一个同事,他看见我跟一帮老头老太太混在一起,觉得奇怪极了。上班后追着父亲问我得有什么不治之症,要去练气功?我听了觉得很丢脸,就决定初级班的课上完了就在家里练,等练出名堂来再去上中级班好了。


有女弟子的榜样,我还认真地自己练了一阵。有一天我真的觉得双臂不知不觉地自己举起来了,非常高兴。可惜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两天,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其原因我想可能是做不到心无旁骛,那时年轻,成天想的就是赶新潮追时髦谈恋爱,无病呻吟强说愁,哪儿能够静下心来练什么功?过了一阵,还是找不到那个感觉,最后还是放弃了,我的气功练习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后来我出国了,彻底摆脱了母亲的饮食控制。我上学的那个大学城,全城只有一家可怜巴巴的亚洲店,就是想买海带紫菜也没有。刚来的时候,两眼一抹黑,让别人陪着去超市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其中就有盐,就是最普通的盐。待了一阵才明白原来还有一种加了碘的盐卖,但先买的盐已经打开用过了,就决定等用光了再去买加碘的。可我是单身,又不太会做饭,这罐盐一直用了好几年。在这几年里,我再也没刻意去吃什么含碘丰富的食品。等到毕业的时候,我有一天忽然发现,我的脖子已经和别的正常人一样,没有什么肿包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不是碘吃少了,而是碘吃得太多了,所以才会甲状腺肿大。


几年后再见到母亲,跟她提起这件事。她根本不信,说从来没听说过吃碘能够把甲状腺吃得肿大的。我不是医生,解释不出来,但对于我本身来讲,这是个事实。到今天为止,我的甲状腺再也没有肿大过,我也再没有吃过加碘的盐。这件事留给我的后遗症就是,我不太喜欢吃海带紫菜,因为小时候吃得太多了。


我很高兴我的甲状腺肿大不治而愈,也很高兴我到底也没有练成气功。因为我现在想想,觉得那个女弟子有走火入魔的嫌疑,当然练气功的人大概是不会同意我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