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寄语春节


来源: 作者:冯海啸

20070216115718867.jpg

  今年春节的脚步来得比往年早,刚跨进一月的门槛儿,没过几天就到大年三十了。

  节前的一场大雪是中原大地得到的一份丰厚的礼物,每到这个时候,冬闲的农民总要好好地热闹一番。

  中国的传统节日很多,像春季的寒食和清明;阴历五月的端午;八月的中秋;九月的重阳……虽然在过节前都能吃到应节食品,但说起节日的来源,在精神上都或多或少地带给人一些伤感。要么凭吊古人,要么思念亲友。

  寒食节让人想起逃亡在外的重耳和烧死在山中的介子推;端午节让人想起投身汨罗江的楚大夫屈原;中秋节又让人想起独居月宫的嫦娥,她与后羿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重阳节虽有登高敬老的习俗,却是“遍插茱萸少一人”;元宵节还好,既可以吃元宵又可以观灯,但总还是单调,不如过春节有意思。

  中国人过春节,从年三十开始,无论是白山上下黑水之滨的高跷秧歌锣鼓喧天,还是长江两岸鱼米之乡的龙狮竟舞;从白天的鞭炮巨响,到夜晚的篝火通明,似乎要把积蓄了一年的兴奋都在这同一天释放出来。那震耳的鞭炮声撕裂夜空的宁静;那大红大绿的盛装将人们心底的欢乐点燃。

  春节是一年中过得最痛快,最高兴的节日。人们可以从大年三十闹到十五。为什么呢?因为春节预示着一岁将尽,一岁又来;预示着来年的五谷丰登;预示着树木增添了新的年轮;预示着鸟儿将换上新的绒羽;预示着花草即将吐绿……这一切预示着大地将要为人间孕育五谷了。

  中国毕竟是个农业大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了几十万年的中国人,无时无刻不在与大自然息息相关,休戚与共。也许上古之时蒙昧初开,真有一个叫“年”的怪兽来祸害百姓;抑或是出于对大自然的原始崇拜吧;总之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人们期盼着,又期盼着;终于在这个节日里,所有旧的陈腐的一切都将过去,迎来的,是万象更新。王安石不是说吗:“千家万户童(加日字旁)童(加日字旁)日,把新桃换旧符。”

  在过去,我国没有公元纪年,历法采用阴阳合历。人们把大年初一这一天称作“元旦”。至于公元纪年,那是1949年以后的事了。《说文解字》中载“元,始也”,“旦,明也,从日见一上。一,地也”。

  “元”、“旦”两个字合在一起意思是:一年之始,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因此这一天也历来为人们所重视,吃年糕然后是拜年贺岁、走亲串友、赶庙会。文人们还要用红纸写四句吉利话,被称为“元日书红”或“新春试笔”,过节内容应有尽有,到处是一片恭贺新春的口彩声。

  北京俗语说“新春来到,糖瓜祭灶,丫头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副新裹脚”,自然充满了天伦之乐。

  尽管时代不同了,过年的风俗习惯很多都改变了;人们过年不再是为了每年一次的物质享受;并且可以用呼机手机拜年;可以围着电视机守岁;可以在英特网上购买年货;可以用多媒体看贺岁片……然而不变的是每个中国人对新年和春节的深深情结,这种情结已经与中国的文化融为一体了。

   春节是什么?它是窗格上色彩艳丽的窗花;它是门口贴着的大红福字;它是新写好的春联;它是刚出锅的热腾腾的饺子;它是孩子们手中的灯笼;它是回荡在乡村戏台上的高亢的锣鼓点儿;它是每个人脸上喜气洋洋的笑……

冯海啸

本稿北京文化网首发,作者版权所有,如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作者EMAIL:xjy0154@sina.com

 

上篇 :旧京春节话童谣
下篇 :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