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琉璃厂杂忆


来源: 作者:

雏凤展翼后继有人

  琉璃厂之行,使我想起了这条街上流传久远的许多人物的名字。文化街,育英钟秀,人杰地灵,一代代地培育出人才。

  乾隆年间,《琉璃厂书肆记》已经记载下那位善识版本并能指导别人读书的“老韦”的形象。民国以后,孙耀卿、王晋卿是两位书商出身而后来能够著书立说的版本目录专家。他们已于1958年和1960年先后作古。同古堂主人张樾臣是学徒出身、善于篆刻的金石家,陈师曾、姚茫父、齐白石等都是他的好友。后来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镌了国印,为周恩来总理刻过图章。他于1961年谢世了。魏长青工书法篆刻,他所制的八宝印泥色泽鲜红,盖印后不溢油,为书画家倍加珍视。粉碎“四人帮”后一年,他故去了。

  目前的琉璃厂还有一些熟悉与精通业务的老人健在。孙耀卿先生的外甥雷梦水同志,现在是中国书店的顾问,为书店审读书籍,鉴别版本。近年来曾先后出版了《古书经眼录》、《北京风土杂咏》等书籍。这些老人大部分已经退休。但长江浪滚,雏凤声清,新一代人才又成长起来了。魏长青的弟子、现任萃文阁金石图章商店经理的李文新,几次出访日本、法国等国,为国际友人写字治印,将琉璃厂的声名又一次地传往国外。我在遍访琉璃厂各店时,发现那些经理都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他们经过专门训练,实践多年,熟悉业务,颇具前辈风范。有这一代人的承前启后,将会把文化街的工作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文物、图书非常重要,而人则具有更高的价值。当我回味到这一点,不由得从心底泛起另一种的欣喜。

                   198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