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浅淡京跤善扑营


来源:北京功夫天坛训练场博客 作者:李宝如

untitled.png

民国初年京城摔跤名家宝善林(宝三)和孙殿启(奔头)

满族善骑射、爱摔跤,清朝定制“满语骑射”为国策。包括王公大臣、八旗子弟以能演布库戏为荣。在有清267年中有几位皇帝以善布库戏为荣。其中不乏高手,尤以康熙、同治最佳。每当喜庆、节日或狩猎毕,常在一起举行摔跤比赛活动。摔跤手则互相扭结,“出则两两作势。各欲候隙取胜。续则互相扭结,以足相掠,梢一失即拉然扑矣”(《清朝野史大观》)。

康熙以皇族近亲少年演练布库戏,智俘权臣鳌拜。这场清初宫廷大变平息之后,为加强宫廷侍卫力量,以在擒鳌拜中有功的少年侍卫为基础组建了皇家中央摔跤队伍——“善扑营”。“康熙朝定制,选八旗勇士之精练者为角抵之戏,名善扑营。凡大宴皆呈其使与外潘部之角抵者争较。优胜者赐茶赠以旌之。”

善扑营隶属内务府、侍卫处管辖,分左、右两翼。即东营和西营、东营在交道口南大佛寺庙后,西营在西四牌楼北大街报子胡同。报子胡同东口有双关帝庙、当街庙(旃檀寺),故扑户们进营当差称之为“上庙”。

善扑营由侍卫处统领,设都统、副都统。都统和副都统皆由亲王、贝勒担任。下设协理事务翼长、副翼长,均由侍卫章京等担任。善扑营跤手叫“扑户”,善扑营设善扑人、勇设人、骗马人(骗骆驼)。另外设有营务人员、教门、教练员初定二百人。勇射五十人、骗马五十人、善扑人和兰领侍卫等名额。清宫中的侍卫名额虽有定制,但并非一成不变,在《钦定八旗通志》中也提到:“其后拔扑俱不拘定数”。所以各营员名额只是个概数。在上三旗570人的侍卫名额中,包括内务府等机构中的机事侍卫人员。上驷院21人,尚虞备处36人,善扑营,什榜处无定额(《大清侍卫》)。”

善扑营左、右翼长称为钢儿达,负责日常训练、比赛和表演工作。摔跤手叫扑户,扑户分头等扑户,二等扑户,三等扑户和四等安希秘(称候等儿)。善扑营扑户的挑选有严格标准和法定程序,善扑营是晋级仕途的捷梯,历史上很多大员出身于善扑营。扑户由八旗子弟竞选他希秘,技艺成熟者由各族推举送往善扑营试艺挑选扑缺,入营应试叫“挑缺”,选中的为前五军候等儿(安希秘)。据史书记载:善扑营扑户经选拔可晋升为大清侍卫。扑户入党无年可参加竞选侍卫,侍卫的选拔不定期,有时三年,有时思念。每次选拔皆由领侍卫大臣主持。选种者为善扑侍卫,定期进宫应差,以功晋级。侍卫分头等侍卫(正三品),二等侍卫(正四品),三等侍卫(正五品),四等侍卫(正五品)。

善扑营扑户除来源于满家八旗外,还有外番扑户和回子扑户。清末扑户祥德泉(大祥子)其父辈皆是内务府侍卫、善扑营扑户。大祥子幼年习武练跤,身高体壮力大无穷,是咸丰朝头等扑户,晋级为翼长,后记名副都统。崇彝所著《道咸以来朝野杂记》撰文“祥翼长,忘其姓名与号,本善扑营出身,因其身体格外魁梧,且臂力特大,世皆称之大祥子。当恭邸与英、法各国议约之际,特偕此公同往,以备不虞。后以功渐至记名副都统,光绪甲午前犹存。

扑户们有特殊社会地住和优厚的生活待遇:扑户们晋升侍卫后,列赏、恩赐和年俸等收入可达到小康水平。晋升为侍卫,一等侍卫俸银130两,俸米40石;二等侍卫俸银105两,俸米52石;三等侍卫俸银80两,俸米40石。另外还有列赏和功赏等项。如皇帝、皇后、太后的寿日和三分照例传跤到宫内表演,扑户们就此得到丰厚的赏赐。皇帝外巡扈,行围狩猎皆要有扑户们侍卫。扑户们会因功受赏或晋级。

善扑营的扑户们日常进宫当差。如营训练摔跤、骑射、骗马、跳骆驼、即弓(打硬弓)、刀(举练大刀)、石(双石头、石锁)等器械。及马(跑马和训马)、步(跑步)、箭(拉弓射箭)。日常在沙性土地上练习,比赛的表演皆在毡毯上进行。比高时扑户们身穿硬质棉布开胸短袖上衣叫褡裢。腰间系有个骆驼毛织成的绳带叫中心带。下身穿长裤外穿套裤(没有裤腰和裤裆,只有两条裤腿,用三跟小带与裤腰带相连接)。腹前系一条彩裙,叫水裙,脚下穿官腿靴子,其靴面上前后有两个凸肚,叫蟑螂肚靴子,为官靴。民则穿矮靴子叫私练。每次比赛,扑户们内穿跤衣(褡裢)外穿披风,辫发扎紧盘于头上。以抽签配有四夷音乐。两营定期组织比赛,以抽签对抗的形式进行。定期大赛有腊月二十三叫灶王对、撂灶。正月十九叫宴九大赛,届时皇帝率文武百官、王公大臣、皇亲国戚观战,在紫光阁设御坐叫小金殿观跤。比赛时相当于现在内蒙的博克,不分体重级别、不记时间,每次上摔跤手为2、4、8、16人不等,一跤定胜负。胜者向座上(裁判)请安报号,就此晋级。比赛裁判员由管营亲王贝勒担任。按身份排座位,共设五个座位,分正座和偏座。某跤手把对方摔倒后,要高声报号“给王爷请安”,正座或偏座给胜者一根红签,持此凭证到廊下注册登记。

善扑营每到冬至要举行封地仪式。由翼长率全体扑户、营官焚香上表、祭地晒场,就此封地不再对摔实战,以防伤害事故,之后练一些基本功。为了提高专业素质准备比赛,扑户们皆自觉刻苦训练,并早晚在家中练习,称之为私功夫。到来年二月二重新起用,开封焚表上香跪拜。就此为一年的开始,年复一年的轮回。

善扑营还有侍卫皇帝出巡、狩猎任务。皇帝每次出巡善扑均为近侍。随有营官2人、扑户70人,其他各营人数不等。皇帝离京驻跸行宫(亦称大营)时,行宫的编制和侍卫防守地点、驻地等均有严格要求。善扑营扑户和虞备处等侍卫,在安设大营时也要在营中设堆班。康熙二十年(1681年),在口外承德兴建了“热河行宫”,开辟“木兰围场”。伺候历代皇帝每年定期统率八旗亲兵、宫廷侍卫、诸王大臣和王孙贵戚们到热河“行围狩猎”,接受家番朝见已成定例。每次随扈皇帝赴木兰围场行猎的亲兵、侍卫虽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但他们大多为设围和在外围执役的差事。真正能在收围时直接近侍皇帝的随猎者,只有宫中侍卫和虎枪营、善扑营及尚虞备处的少数侍卫官兵。皇帝在追杀猎狗时,扑户们肩背板带(扑户们日常系的腰带。板带长九尺,宽三寸,两端有铜钱,作为装饰并增加了重量),当被射伤的猎物獐、野鹿逃跑时,扑户们追上去用板带抽打猎物,并能打出各种名目,如鹞子翻身、张飞骗马、苏秦背剑等动作,表现出色者均得到皇帝赏赐,劣者将受惩处。每当大规模围猎以后,皇帝通常在御营月牙城中设酒宴款待随扈的王公大臣和外番家与诸王贝勒。

据史书记载:一般行围入哨为二十天左右的时间,皇帝要赐蒙古卓素图、昭乌达两盟盟长和蒙古王公等共同进餐。皇帝亲自下厨审视,每次宴会间皆举行四项娱乐活动:一为诈马,二为什榜,三为相对,四为教。每次活动皆由侍卫进花名册,届时善扑营官兵奉旨上场依次表演。有时则与蒙古各部选出的勇士角抵逐射,以互展武艺高低。摔跤、射箭、骗马等依次上场表演,蒙古诸王率草原跤手同扑户们比赛。大赛后,皇帝有优厚的赏赐,对于品行出众,技艺超群的蒙古勇士,往往予以重用,授予侍卫之职。对善扑营扑户赏赐有加,据(《内务府奏锁档》)记载,乾隆皇帝第六次江南巡,在天宁寺分赏随扈大臣侍卫等,其中三旗侍卫203人、善扑营翼长侍卫6人、虎枪营11人等“每人绸缎3件,穿黄马褂者23人,每人加赏黄马褂料3件。”可见善扑营在宫中侍卫中有着重要地位。

到了清朝末年,随着朝廷政治的腐败,经济的衰落,扑户们的俸银、禄米时有拖欠,扑户们的年俸、例赏也逐渐减少,有的赏赐干脆免去了。光绪末年推行新政,改革侍卫制度。“清以宿卫叶廷之陆军,各执新式枪械。遇有谒陵,行围差使,届时奏添队数”(《侍卫处档》)。

到宣统朝善扑营已失去了原有光彩,人员锐减已不到百人了,但日常训练等照常维持,据史料记载,宣统末年镶蓝旗护军统领,正黄旗满洲副都统祥普报请批准,调升善扑营教习德顺以本旗营骁骑校护军校之缺坐补。行文抄录如下:总理善扑营勇射大臣和硕礼亲王等咨催事现据右翼善扑营翼尉文秀等报称印房案呈,查本营奏定章程:各项教习向列五年期满先行带领引见,以本旗营骁骑校护军校之缺坐补忙奏在案。今查镶兰旗满洲绪绵佐领下年满善扑营教习德顺于本年三月初十日经钦派王大臣等在内阁验放于十日具。奏本日奉旨依议以本旗营骁骑校护军校之铁坐补亦左案迄。进尚末补缺查本营遇有教习年满与别项报不同相咨催。

贵大臣处遇该营护军校缺出尽先坐补,以符定制等是具项至咨摧者。

宣统三年四月各旗营入选善扑营六名检录如下:

正黄旗满洲柏动佐领下护军文萌

镶黄旗蒙古恩绵佐领下护军启队

正白旗满洲湍镛佐领下护军常禄

正黄旗满洲王昆佐领下护军德山

正黄旗满洲抬寿佐领下护军富存

正黄旗满洲海青佐领下护军前锋多泰

自宣统三年四月以后内务府侍卫处建立了新的侍卫制度,此次挑选文萌等六人是善扑营由八旗选员的最后一次。

善扑营从康熙八年(1669——1911年)建制242年,培养了大批优秀跤手,推动了中国跤的发展,从功法到技法形成了独特的京跤风格,对国跤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善扑摔跤已传播到全国各地,1957年为区别引进的国际摔跤将我过故有的中国跤定名为中国式摔跤。在半个世纪的发展过程中,已融入了各地区各民族的技术风格,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式”摔跤。在历史的长河中清朝专业摔跤组织善扑营将摔跤发展到颠峰。中国跤发祥地——西四北报子胡同的善扑营已成为历史,但中国跤善扑营技法、功法将代代相传,并迈出国门,走向世界。让这一古老民族体育项目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bf2d8101015b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