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北京法源寺-千年历史聚古刹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邹文学

fys.jpg

  我在石家庄买了李敖的《北京法源寺》,数日旅途中读完了,回到北京便要导游小李带去法源寺。
  小李告诉我,他是向父亲打听后,才知道法源寺是“藏”在牛街附近的一条胡同里。
  我们多兜了几条路,终于来到法源寺。
  那天是星期六,法源寺好热闹呀,当地香客挺多,据说那天举行皈依仪式。
  然而,我要找寻的是李敖的法源寺。


寻觅康有为的踪迹


  康有为在书里的第一个亮相,是在大雄宝殿的台阶下揣摩那几块旧碑。
  大雄宝殿正在大事翻新修补,不宜入内,却是一眼看到那6座石碑,分列两旁。
  据说那是明清两朝不同年代竖立的石碑,康有为蛮感兴趣的驮着石碑的龟趺也还伏在那里。
  我察觉有一块是雍正十二年立的《法源寺碑记》,匆匆一看,竟是篇庙史。
  在小说里,梁启超也是在这些旧碑前第一次会晤谭嗣同。
  身边一名香客见我对石碑颇感兴趣,便热心地介绍说:
  “下次再来,大雄宝殿修好了,你应该进去看看。大殿中间挂的是乾隆亲笔题写“法海真源”巨匾,殿中供奉的华严三圣,是明代塑像,我想在北京的寺院,你不容易再见到这样精美的古文物。”


建成于1300年前的唐代


  原来,法源寺是北京市历史最悠久的名刹,潭柘寺虽然历史更久,却是建在郊外潭柘山里。
  李敖说,法源寺原名悯忠寺,是唐太宗为悼念阵亡于辽东地区的10多万名将士盖的忠烈祠。
  根据庙史,唐太宗和唐高宗都有意建这座庙,但是却是直到武则天称帝期间才把它盖好,时为公元696年,距今不止1300年。
  在这之后,北宋皇帝钦宗被金人掳至燕京,便是关在这庙里。南宋遗臣谢枋得被俘至大都,拒不降元,也是关在这里直至绝食而死。李敖的小说也宣称,明末袁崇焕和清末谭嗣同的遗体,都曾在这里停灵,并由法源寺和尚做法事。
  当然,法源寺像中国许多古寺庙一样,历经天灾人祸,重修又重修。最近一次的重大翻建也已是雍正朝的事。


面积不大寮房百间


  进了法源寺,感觉这庙不大,然而却是越走越深入,原来它前后共六进,除了众多寺庙都有的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和观音殿,还有净业堂、大悲坛和藏经阁。东西两庑则是许多小寮房,数目还不只百间吧!
  法源寺留的空地不大,何况花木繁茂,因此它的布局越发显得严谨,气氛庄严。
  法源寺给我留下较深刻印象的,还包括分布寺内的许多大小古文物。
  在大悲坛里陈设的佛教文物最多,有历代佛像和历代石刻、铜铸、木雕及陶瓷等珍贵佛教艺术品。
  根据说明,它们是东汉时代的陶佛像座、东吴时代的陶魂瓶、北齐的石造佛像、唐代的石佛、五代的铁佛、宋代的木罗汉、元代的铜观音和明代的木雕等。
  清朝的艺术品数目就更多,连走廊和殿前,也都摆放着铁或青铜铸的钟、炉和狮子塑像。

和尚似乎不欣赏李敖小说

  日近中午,法源寺的访客越来越多,有问大悲坛的值班和尚,可是李敖著作刮来的旋风?
  年近30的和尚,与书里的和尚似乎无相似之处。他仅微微一笑答道:
  “他以佛教为幌子写书,不好,不可靠。”
  还不晓得这位和尚是否真读过李敖这部写成于1991年的历史小说。不过,李敖没来过法源寺却是真的。
  无论如何,读《北京法源寺》,李敖的才情再一次获得印证。他写大人物的故事,也兼论许多人生哲学命题和经世济民的理念,绝大多数时候都能令我不忍掩卷。
  读《北京法源寺》,游北京法源寺,实为人生一大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