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明代北京南城城垣修筑始末


来源: 作者:康涛:醉里挑灯看剑
  
  五、关于督理官员:
  
  前项工程,事体重大,各该督理内外官员必须专委责成方可济事 。今拟请差内官监官一员,兵、工、二部堂上官各一员,掌锦衣卫事、左都督陆炳,总督军(京)营戎政、平江伯陈圭各不妨园务,提督修筑 。都察院、工科,各请差给事中、御史一员往来工所巡视,纠察奸弊 。强项诸臣仍各请敕一道,钦遵行事 。兵、工二部堂上掌印官,每三日轮流一员前往工所看视,其日逐查点军夫管理工务,验放钱粮等项 。户部札委司官二员,兵、工二部各四员,锦衣卫千百户二员,京营参游官二员,各照职掌管其分区催儧等项,听提督大臣选委 。五城兵马及各卫经历等官与同各该官匠协力干济 。臣等仍设法稽验,务求坚久,但有修筑不如法,三年之内致有坍塌者,查提各催工人员及原筑工匠问罪 。责令照依原分地方修理,其各官应得廪给,户部一体支给 。
  
  “疏入,得旨俱允行 。”
  
  上面全部引用《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润三月丙辰兵部尚书聂豹等人的奏折原文,简而言之——
  
  筑城70里,将原来的内城完全包围;共筑城门19座,每座城门各设门楼5间,四角设角楼4座,共计门楼95座、角楼76座;城外四面共筑敌台176座,建守卫军休息室176所 。马道20路 。大水关2座 。小水关6座 。城门外门房22所 。
  
  根据时人的计算,一丈城墙用300个工,70里,按照明代度量衡制,一里约为150丈,城墙长约10500丈,合用工315万个 。这只是城墙建筑的用工,上面说过的城门、门楼、角楼和敌台全不算在内 。
  
  用银60万两 。
  
  该计划得到了世宗 皇帝的首肯,工程于 嘉靖 三十二年润三月十九正式开工 。 皇帝为示其隆重,还遣官员祭告太庙 。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润三月乙丑:“建京师外城兴工 。遣成国公朱希忠告太庙 。遂敕谕提督城工等官曰:古者建国,必有内城外郭,以卫君守民,我成祖肇化北京,郭犹未备,盖定鼎之初,未遑及此 。兹用臣民之议,先告闻于祖考,爰建重城周围四罗,以成我国家万世之业 。择润三月十九日兴工 。唯兹事体重大,工程繁浩,特命尔总督京营戎政、太保兼太子太保、平江伯陈圭,少保坚太子少保、掌锦衣卫事、左都督陆炳,协理京营戎政、兵部右侍郎许论,工部左侍郎陶尚德与同内官监右少监郭挥,提督工程、锦衣卫都指挥使朱希孝,指挥佥事刘鲸监督工程 。其各照四周地面协心经画,分区督筑,务俾高厚坚固,刻期竣事用永壮我王度 。钦哉 。已,又命吏科左给事中秦梁、浙江道御史董威巡视工程 。”
  
  修筑外城的工程于 嘉靖 三十二年润三月十九日正式兴工,但动工之初就遇到了很多问题——
  
  首先是人力不足,《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四月申午:“总督京营戎政、平江伯陈圭奏城工重大,企留中都、河南、山东班军当诣蓟镇者并工修筑 。报可 。”所谓“班军”,是明代一种军制,即由各地驻军每年分两春秋班轮流到京城及北部边境守卫,一开始的制度是“春班以三月初至,八月终还;秋班以九月初至,来岁二月终还 。”(《明世宗实录》403卷)庚戌之变后,当时权倾朝野、正得异宠的大将军仇鸾将班军轮值的制度进行了修改,即:四月到十月一班,十一月到次年三月一班( 嘉靖 三十二年六月即改回原制) 。根据仇鸾修改的班军制度,四月正好值班军轮换,而此时修筑外城人工缺乏,平江伯陈圭才会有此请求 。
  
  其次是工程难度大 。根据当时陈圭等的奏这:“西面地势低下,土脉流沙,稍难用工”(《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四月丙戌)
  
  当然,真正的问题其实是没钱 。上文说过,当时计划的费用是60万两,而且陈圭还奏请“如有不敷,听臣等临时奏请 。”可见这个60万两的计划,还很有可能不够,经办大臣已经预先打了埋伏 。
  
  要想知道这个60万两究竟是多还是少要看当时明中央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有多少,据黄仁宇先生的《明代财政史》考证, 嘉靖年间的中央政府纯收入只有约200万两(粮食、纺织品等实物不算),也就是说,修筑京城外城的支出达到了当时一年净收入的近1/3!这笔开销之大就很容易理解了 。
  
  这个问题自开工之始就困扰着世宗君臣 。 嘉靖 三十二年四月初一,外城开工刚刚11天,负责皇室费用开支的光禄寺就开始向工部讨债,光禄寺卿窦一桂向 皇帝央告,因入不敷出,请求工部立即归还之前支借的白银34万余两 。而工部的答复更绝:“部贮寺储俱朝廷钱粮,迩因大工繁兴,通融措用,岂宜责偿?第即既称缺乏,请以节慎,库见银一千六百余两,待追完逋负,共廷□万两还之 。”大致意思是,工部和光禄寺存的钱粮都是朝廷的,最近因为要进行的工程又大又多,通融借支,怎么能要求我们还呢?如果你缺钱,请开源节流,注意节省 。而且我们工部现在库里只有1600余两银子了,等我们追完自己的债,凑个整数再说吧!世宗最终也只得听从工部的奏请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四月丙子朔)
  
  此外,就在外城修建的过程中,京城周边发生了大水灾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六月甲申:“顺天府尹雷礼条上恤灾害六事:一,通、涿、固安诸州县水灾重大,请下抚按官查覆赈恤蠲免……”第二年十月,朝廷还下旨免除了遭灾地区的钱粮赋税,《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十月己卯:“以灾伤,免顺天、保定、真定、河间、顺德、广平、大名各府州县及各卫所秋粮并宣府、辽东屯粮有差 。仍发京通二仓米三万石于顺天府临德二仓米三万石于真、保定诸府赈饥 。”救灾恤民也是花大钱的地方啊!
  
  除此而外,因蒙古人已经尝到了甜头,大量蒙古骑兵在西北、华北地区关外蠢蠢欲动,俺答更是想再来这么一次,因此关外是风声鹤唳,警报不断 。这又无形中增加了大笔军费 。为了防止意外,当时京城“九门列营以备战守,命户部左侍郎马坤督理给军粮饷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七月己巳) 。那几个月,四面八方都是缺饷缺粮的报告 。
  
  很快,钱的问题就捉襟见肘了——《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六月丁丑:“总督京营戎政、平江伯陈圭请发子粒银修造营厅器械 。户部复议,留前银凑及马草,兵部言,如户部议,则工费无从处办,宜仍依圭请,且今营操犒赏费无所出,请并令户部给之 。上以让户部,户部请以顺天、保定二府子粒银万三千五百余两尽输兵部供修造犒赏之需 。报可 。”没钱到什么程度?要支用两府的农业税,而且也只挪出了13500余两!
  
  其实, 皇帝是最担心钱的问题的, 嘉靖 三十二年四月丙戌,世宗下旨询问工程进展指出:“建城一事固好,但不可罔力伤财,枉做一番故事 。如下用土,上以砖石,必不堪久 。须围垣以土,坚筑门楼,以砖包而可承重 。一二年定难完 。朕闻西面最难用工者 。兹经始,不可不先思及之 。”意思是,修城是好事,但不能费力不讨好,“枉做一番故事”!从这到上谕也可以看出,按照规划,外城的修筑还是很有点萝卜快了不洗泥的味道,城墙完全用夯土,外面根本不实以城砖,只是在城墙顶部用砖 。经办大臣的回复也证明了这一点:“重城四面原议用土坚筑,其垛口、腰墙及各城门始用砖砌”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四月丙戌)
  
  世宗在修城保境方面还是很舍得花钱的—— 嘉靖二十三年,刚刚接任总督宣、大、山西、保定军务的翁万达多次上书 皇帝,请求“修筑边墙”(长城),翁的建议是“自大同东路阳和口至宣府西阳河”修筑边墙,他的计划是花费“帑银二十九万” 。世宗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当时的兵部堂上官却反对这一计划,他们提出:“大同旧有二边,不当复于边内筑墙 。”而世宗不听,继续支持翁万达 。此次修筑边墙,“自大同东路天城、阳和、开山口诸处为墙百二十八里,堡七,墩台百五十四;宣府西路西阳河、洗马林、张家口诸处为墙六十四里,敌台十 。斩崖削坡五十里 。工五十余日成 。”之后,翁万达再次联合宣、大、山西镇巡官上书 皇帝,请求修大同西路、宣府东路边墙, 皇帝再次支持了他的建议 。此次共修筑边墙800里,花费更是高达白银60万两 。(俱见《明史·翁万达传》)小弟最近在做长城的论文,其中很重要的部分设计翁万达,日后当辟专文详细介绍 。
  
  刚刚支持修筑边墙的 皇帝已经有了经验,现在,他开始对北京外城的城墙是否“堪久”表示了极大的怀疑,筑土城尚且没钱,全部上砖,钱从哪里出啊!
  
  经办大臣因此上疏:“宜先完南面,由南转东南,而西,以次相度修理 。” 皇帝批准了这一建议 。之后, 皇帝“又虑工费重大,功不易成”,因此再次征求大学士严嵩等人的意见 。此时,没钱的事实已经明白无误地摆上了桌面,只得 皇帝:“奏臣等今日出视城工,时方修筑正南一面,自东及西延长二十余里,询之各官,云前此难在筑基,必深取实地,有深至五六尺、七八尺者,今基筑皆已出土面,其板筑土有才起一二板者,有筑至四五板者,其一最高至十一板,盖地有高低,培垫有浅深,取土有近远,故工有难易 。大抵上板以后则见效矣 。上谕答曰:卿等以工义具闻,谓委难重,然既做之,必果持久方可 。但土质恐未坚,或曰且做看,此非做大事之思者也 。人或仍以原墙说正,先作南面,待财力都裕时再因地计度,以成四面之计 。或同圭等一详计之 。”
  
  之后严嵩等人再次上书 皇帝,干脆建议只修筑南城,其它三面日后再说了:“京城南面民物繁阜,所宜卫护 。今丁夫既集,板筑方兴,必取善土坚筑,务可持久,筑竣一面,总挈支费多寡,其余三面即可类推 。前此度地画图,原为四周之制,所以难面横阔凡二十里,今既至筑一面,第用十二三里便当收结 。庶不虚费财力 。今拟将见筑正南一面城基东折转北,接城东南角,西折转北,接城西南角,并力坚筑,可以剋完报 。其东、西、北三面候再计度以闻 。”
  世宗也就顺水推舟地同意了 。
  
  至此,轰轰烈烈的外城修筑计划变成了修筑南城,北京城区的大致轮廓就成形了,而且一直延续至今 。
  
   嘉靖 三十二年十月辛丑,南城的修筑完成, 皇帝亲自给新修的几座城门正式命名:“上命正阳门外门名永定,崇文门外门名左安,宣武门外门名右安,大通桥门名广渠,彰义街门名广宁 。”广宁门就是现在的广安门,这是清道光年间改的,为的是避道光 皇帝的御讳(道光名旻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