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明代北京南城城垣修筑始末


来源: 作者:康涛:醉里挑灯看剑
  明世宗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六月,蒙古俺答进攻大同边境,“溃墙入”,也就是拆毁长城进入。
  八月,俺达骑兵从蓟州入塞 。乙亥,蒙古人进攻古北口,入顺义、怀柔杀掠 。当天蒙古军至通州 。
  
  当时“少壮者以已悉出边堠败丧,仅余四五***,而老弱半之 。又半役于总兵、太监家,不令出伍 。仓促从武库中索架仗,武库阉又援例需价,不时发,久之不能军 。丁汝夔(兵部尚书,后因此次蒙古入犯被杀)乃以闻,帝大惊!”(明史纪事本末·庚戌之变)说起来真是好笑,外敌兵临城下,京兵只有四五万老弱,且一半是在达官显贵家里做勤务兵,根本就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更没有实战经验 。这些称不上士兵的士兵到武器库里索要兵器,却被负责看守的宦官勒索,以至长时间组织不起来!难怪明世宗要“大惊”!
  
  俺答自潮白河东岸渡过通州的潞河,一路向西北进攻 。“大掠村落居民,焚烧庐舍,火日夜不绝 。郊民扶伤集门下,门闭不得入,号痛之声彻于西内(今***,世宗因崇道教常年不在紫禁城居住,而是在西内修炼),帝命启而纳之 。”这是一副何等惨烈的场景!
  
  八月辛巳,蒙古兵开进到东直门,世宗和当时权倾朝野的首辅大学术严嵩一筹莫展 。当时朝野皆以“款”为宜 。当时的礼部尚书徐阶说:“止于皮币珠玉则可,万一有不能从,将乃何?”世宗“竦然曰:卿可谓远虑!”
  
  癸未,蒙古兵犯明陵寝,转而掠西山和良乡以西,保定皆人心动摇 。此时,世宗因沉迷于修炼成仙,长生不老,已经多年不上朝,现在也被迫出御奉天殿(今太和殿)下旨严厉指责臣僚不悉力抗敌 。当天,三位高级官员因抗敌不力被逮捕治罪 。
  
  第二天,兵部尚书丁汝夔入狱 。
  
  在此期间,俺答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攻城行动,而是在城南及京城附近纵兵劫掠,抢夺财物和妇女,这样的抢劫整整持续了一个月 。九月初一,抢得盆满钵溢的蒙古人因为抢到手软才恋恋不舍地出塞回到草原 。
  
  《明世宗实录》记载:当时外城“居民繁伙,无虑数十万户 。又四方万国商旅货贿所集 。”可见此次外城损失之严重 。《明史纪事本末》的作者谷应泰说得好:当时俺达是胸无大志,只留意于抢劫财物和妇女,“实无志中国” 。否则,轻则被迫结城下之盟,重则 皇帝会像宋徽、钦二帝一样做俘虏!
  
  俺答退兵后,鉴于此次正阳门外的消费娱乐场所因没有城墙庇护惨遭劫掠,即在前门外关厢附近修筑了一道土城墙,但第二年就被迫停工了 。
  
  《明世宗实录》 嘉靖三十年二月庚辰:“诏停南关厢土城工 。先是,诸臣建议筑城,上以为事体重大,且选将练兵,休息民力,待来秋农隙举行 。后因居民朱良辅等奏,愿自出财力,乃择日兴工 。及时,特召掌锦衣卫事陆炳问以筑城便否?炳对曰:南关居民稠密,财货所聚,筑城防卫未为不可 。但财出于民,分数有限,工役重大,一时未易卒举 。遵前旨俟来秋行之 。上以为然,命即停止 。”也就是说,当时有一个老百姓朱良辅愿意自己出钱修城自保,这道不伦不类的土城就仓促上马,但因“将事之臣,措置失当,毁舍敛财,拂民兴怨”,未及完工又被迫下马 。
  
  两年后的 嘉靖 三十二年(1553年)三月,兵科给事中朱伯辰再次上书请求在内城之外,修筑一道完全封闭的外城,以保护当时没有在城墙庇护之下的居民和工商业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三月丙午:“兵科给事中朱伯辰言:臣伏觇高 皇帝定鼎金陵,于时即筑外城,圣虑宏远,盖为万年之计 。文 皇帝移都北平,密迩边塞,有城无郭都,则以缔造方始,未暇尽制耳 。迩因虏警,圣上俯俞言者之请,修筑南关,臣民甚幸 。缘将事之臣,措置失当,毁舍敛财,拂民兴怨 。且所筑仅正南一面,规制偏隘,故未成旋罢 。臣窃见城外,居民繁伙,无虑数十万户 。又四方万国商旅货贿所集,宜有以围之 。矧今边报屡警,严天府以伐虏谋,诚不可不及时以为之 。国者,臣尝履行四郊,咸有土城故址,环统如规,可百二余里 。若仍其旧贯,增卑培薄,补缺继断,即可使事半功倍矣 。通政使赵文华亦以为言 。疏俱下兵部,会户、工二部议 。”
  
  世宗把朱伯辰和赵文华两人的建议,与大学士严嵩商议,严嵩说:“南京外郭,成祖定鼎北京,以草创未暇及此 。今外城之筑乃众心所同,果成亦一劳永逸之计 。其掘墓启舍等事,势所不免,成此大事,亦不能恤耳 。臣询知南关一面,昨岁兴筑功已将半,若因原址修筑,为力甚易 。上曰:成祖时非但外城为暇,还有本重如九庙者,今须四面兴之乃为全算 。不四面,未为王制也 。嵩对:诚如圣谕,请示部臣遵行 。已,兵部会户、工部覆入具如伯辰、文华言,请命总督京营戎政、平江伯陈圭,协理侍郎许纶,锦衣卫掌卫事陆炳督同钦天监官,同臣等相度地势,择日兴工 。诏从之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三月丙午)
  
  其实,早在此之前多年,已经有多人曾经建议北京城市应该修筑外城——
  
  宪宗成化十年(1474年),定西侯蒋琬即以己巳之变(英宗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后,瓦剌也先大军围困京城)为鉴,建议利用京城北部故元大都城垣,兴修外郭“太祖肇建南京,京城外复筑土城以卫居民,诚万世之业 。 今北京但有内城,己巳之变,敌骑长驱直薄城下,可以为鉴 。今西北隅故址犹存,亟行劝募之令,济以工罚,成功不难 。”(明史·蒋琬传)
  
  世宗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俺答兵围京城前8年,掌都察院事毛伯温以边关数有警,“请筑京师外城 。帝已报可,给事中刘养直言:庙工方兴,物力难继 。乃命暂止” 。(《明史·毛伯温传》)
  
  此次,修筑外城的计划终于最终获得了 皇帝的允准,下一步就是实际工作了 。但真要付诸实施,困难和问题也就接踵而至了——上文说到,俺达退兵后,明政府曾经在现在前门外关厢修筑了一道土城,但未竣即罢 。根据北京城门与关厢的位置判断,这道土城的位置应该比后来南城城墙偏北很多,至多不会超过现在两广路的位置,甚至比两广路还要靠北,而且只有一面 。
  
  严嵩在回答世宗问话时说:“臣询知南关一面,昨岁兴筑功已将半,若因原址修筑,为力甚易 。”(《明世宗实录》)也就是说,严嵩的意思是修筑外城可以借用此段未竣的南关土城,但我怀疑严嵩是看到 皇帝修筑外城的决心已下,说这话纯粹是顺着 皇帝的话茬儿走,未必真正过了脑子 。此人是明代著名的大奸巨恶,干出这样的事不足为怪 。
  
  但真正要修筑外城,那是一定不会像严嵩说得这么轻巧的 。最终,前门外关厢的土城被弃,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人工、材料全部报废 。
  
  一个月后,以新任兵部尚书聂豹为首的臣僚,通过丈量踏勘,向 皇帝报告了他们的筑城计划——
  
  《明世宗实录》 嘉靖 三十二年润三月丙辰:“兵部等衙门尚书聂豹等言:臣等钦遵,于本月初六日,会同掌锦衣卫都督陆炳,总督京营戎政、平江伯陈圭,协理侍郎许纶,督同钦天监监生杨□等,相度京城外四面宜筑外城,约计七十余里 。臣等谨将城垣□度,合用军夫匠役钱粮器具、兴工日期及提督工程,巡视分理各官,一切应行事宜,计处停当,逐一开具,并将罗城规制画图贴说,随本进呈,伏企圣裁施行 。”
  
  聂豹等经过详细筹划,将修筑外城的计划详分成筑城规模及细节、所需物力财力和人力及责任人、监察手段五个方面向 皇帝报告,从这份报告中可以非常清晰得看出当时计划修建中的外城是如何宏伟、耗费是如此巨大——
  
  一、 关于外城基址:
  自正阳门外东道口起,经天坛南墙外及李兴、王金箔等园地至荫水庵墙东止,约计九里;
  
  转北经神木厂、獐鹿房、小窑口等处斜接土城旧广禧门(即元大都光熙门,今朝阳区广熙门)基址,约计一十八里;
  
  广禧门起转北而西至土城小西门旧址,约计一十九里;
  
  自小西门起经三虎桥村东、马家庙等处接土城旧基,包过彰义门,至西南直对新堡北墙止,约计一十五里;
  
  自西南旧土城(指金中都故城垣)转东,由新堡及黑窑厂经神祇坛南墙外,至正阳门外西马道口,约计九里 。
  
  大约南一面计一十八里;东一面计一十七里;北一面势如椅屏(因利用的是元大都故北城墙),计一十八里;西一面计一十七里,周围共计七十余里 。
  
  内有旧址堪因者约二十二里,无旧址应新筑者约四十八里 。间有迁徙等项,照依近年题准事例拨地给价,务令得所 。
  
  二、 关于外城规制:
  
  外城墙基应厚二丈,收顶一丈二尺,高一丈八尺,上用砖为腰,墙垛口五尺,共高二丈三尺 。
  
  城外取土筑城,因以为壕 。正阳等九门之外,如旧彰义门大道桥,各开门一座,共门十九座 。每门各设门楼五间,四角设角楼四座 。
  
  其通惠河两岸,各量留便门,不设门楼 。
  
  城外每面应筑敌台四十四座,每座长二丈五尺,广二丈,收顶一丈二尺 。
  
  每台上盖铺房一间,以便官军栖止 。四面共计敌台一百七十六座,、铺一百七十六所 。
  
  城内每面应筑上城马道五路,四面共计马道二十路 。西直门外及通惠河二处系西湖、玉河水出入之处,应该设大水关二座,八里河、黑窑厂等处地势低漥潦水流聚,应该设小水关六座 。城门外两旁完工之日,拟各盖造门房二所,共二十二所,似便守门人员居处 。
  
  三、关于军民夫匠役:
  
  修筑工程除地势高低,修补不一,临时另计外,查得先年筑城事例,每城一丈,计该三百余工 。今周围外城该七十余里及门楼、外水关、敌台、马道、运送物料等项目工役,颇繁应用 。夫匠人等数多,所有运料车辆并人夫匠作,合令工部雇募 。
  
  其运土筑城,兵部将备兵班军分为二班拨发 。与工部雇募夫役相兼做工,夫匠工食,查照近年估定银数支给 。班军行粮之外,如给盐菜银二分,俱于请发银中动支 。其备兵原无行粮,今议上工日期,照依班军一体支给,及照丈尺工数,如敌台、门座长短、厚薄不齐,亦各随宜分 。俱以前项工大计人扣日,以稽工程 。
  
  四、关于钱粮器具:
  
  瓴瓦木植及夯杵梯板等项,除工部见有者,外其门座、外关等项,各用石料及添造瓴瓦,增器用、雇募夫匠工食,各军盐菜等费约用银六十万两 。相应户、兵、工三部处给俱量见在所积多寡出办 。户部处发二十四万两,兵、工二部各处发一十八万两,共足前数 。俱送顺天府贮库 。户部专差司官一员掌管,同该府佐贰官一员收支 。如有不敷,听臣等临时奏请 。事完,通将用过银两数目备细造册奏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