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寻访京城首家女浴室


来源: 作者:

 20世纪初,通俗文学大师张恨水描写20年代北京的小说《春明外史》中曾有过这样的情节:余家的三姨太与人相约到“ 澡堂子”洗澡梳头后,一起去打牌。这里说的“ 澡堂子”是一家名为“ 润身女浴所”的浴室。据资料记载,它开业于1914年,位于大栅栏一带,是当时北京唯一的一家女子公共浴室。

那么现在它的旧址还存在吗?又是什么样子了?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开始了寻访。
走在初夏北京古老的胡同街巷中,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胡同中的吆喝声、喧闹声此起彼伏。才刚下过雨,胡同口古树的枝叶上水珠被照得闪闪发光,路边的野花在悄然绽放,不时散发出泥土的清新气味。看着道边那古老的树木、古老的民居以及耳边萦绕的京腔京韵,我仿佛觉得时光也已倒流回了那个古老的年代。
从居住在当地的老人们口中,我们了解到它所处的大概位置在大栅栏西南方位的铁树斜街( 原李铁拐斜街)上。原址还存在。
站在铁树斜街的路边,向两边望去,原本就不宽敞的道路两旁挤满了高矮不一、参差不齐的房屋,虽然看得出也经过了多次的粉刷和维修,但毕竟是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风雨苍桑,有些已经岌岌可危了。历经了百年的女浴室是否也已破败不堪了?
随口询问了几个在路边闲聊、乘凉的老人,经过他们的指点,我们才发现原来寻了半天,它却近在咫尺。那是路对面一个二层小楼,外墙上侧立着一块红色的牌子,上书4个字“ 铁树旅馆”。整个大门贴着铁红色的墙砖,两个大红的灯笼悬挂在门的两侧,门上的玻璃窗上用红纸贴的旅馆两个大字分外显眼,我想以红色为主色,可能是让住店者感受到家的温暖吧。外墙的主体为浅青和浅红色,看得出翻修也有些年头了,有些地方的砖都已剥落了。经过岁月的磨砺,整个楼体显得有些微微倾斜。两扇大门敞开着,外边虽是阳光明媚,向里望去却是很幽静,透出丝丝的凉气。
进得屋来是一个小过厅,右手是来客登记处,左手摆着张小沙发供客人休息。往里过了二道门,右手有个楼梯通向二楼。再往前看,一直下去大概还有两、三道门的样子,两边分布着客房。登记处的女值班员看来昨晚刚值了夜班,还有些睡眼惺忪。了解到我们的来意后,她爽快地和我们聊了起来。她告诉我们,这个地方就是最早的女浴室,解放后改为“ 三八”浴池;后又改名为清江浴池;上个世纪末一楼为机电器厂,二楼为清江旅馆;直到2002年才改为现名称。房子的外形没有变化,但内部因为要开旅馆,格局已经全部改变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过厅是后来新加盖的,那个二道门才是最早的大门。原来的物件已经都不存在了,唯有那面墙上的镜子还是浴室开业时的东西。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在二道门左手的墙上挂着一块长方形的镜子。这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镜子,大约有一尺宽,二尺长,四边嵌着木质的边框。那木框因为长年的蒙尘,覆盖着泥垢,已看不出原有的颜色了。镜子表面也是锈迹斑斑了。我站在镜子前,镜中映出了我的影子。突然,我想起了门外那几个老人中的一个老太太。刚才问路,听说她从少女时就在这里居住,这一带没有人比她再熟悉这条街道的变迁了。我想,她就住在对过,想必常到这里来串门,这面镜子可能照过许多次,也许第一次照的时候她还是个妙龄的女孩,但现在已是白发苍苍,皱纹满面了。这面镜子对她来说,是人生的见证,带走了她流水般的青春年华。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免产生了稍许的伤感。
现在我们说,洗澡又不是什么新鲜事,那是每人在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讲究清洁卫生,保持身体健康就是小朋友都明白的道理,尤其是女士们,更是注重身体的整洁。你看到处都有为女士们开设的美容院、洗浴中心,女人们可以随心所欲使自己变得更美。但众所周知,在中国几千年的“ 男尊女卑”封建思想统治下,民国初年妇女的地位是很低下的。残酷的封建礼制束缚着女子的言行举止、待人接物, “ 笑不露齿、走不露足、话莫高声”, “ 三从四德”等等这一切严格规范着女子的生活,这些都是当时人们对优秀淑女的审美标准。当时的社会风气为男人们听戏、下馆子、泡澡堂子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而女子们却是家庭的奴仆,男人们的私有财产,她们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到街市上去抛头露面都要少之又少,更不要说到公共场所向陌生的同性姐妹暴露自己的身体了。如若那样,就会被社会所鄙视和不容。这就是为什么资料显示,北京最早的男性澡堂—涌泉堂,开业于清顺治年间(1660年前后),而直到1914年,才开设了第一家为女子服务的澡堂。
1914年的清末民初之时,中国正处于中西文化思想及制度的冲突时代。当时作为统治中心的北京,清王朝的统治地位已经没落,封建文化在进行垂死的挣扎,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在不断传播、渗透,新的文化思潮也在涌动。社会上的有识之士和进步的知识分子,均欲打破传统礼教的束缚,力求国家的革新图强。他们极力地宣扬妇女解放运动,女子在受尽男性社会歧视数千年后,终于开始了争取与男子同等社会地位的进程。我想,第一家女浴室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诞生了。这在当时那个用封建礼教控制人们思想几千年的中国社会来说,具有很重大的社会意义和影响。
女权解放在当时具有重大意义,但妇女解放不是一天可以实现的,需要人们的思想去逐步的理解它、认同它。就是在21世纪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尚存在男女不平等现象,可见百年来为女子争取权利的过程是多么的艰难。
20世纪初,大栅栏是有名的商业区。从前门大街到永定门,吃的、喝的、用的应有尽有,到了晚上还有夜市,真是灯火通明,歌舞升平。铁树胡同临近当时闻名京城的花街柳巷—— 八大胡同。八大胡同兴起于清初,至清末成名。乾隆二十一年后,北京内城禁止开妓院,内城的妓院迁移到前门外大栅栏一带。此地紧靠内城,是外地进京的必经之道,原本就喧嚣繁华,妓院来此集中发展后,更加“ 如鱼得水”。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前门火车站建成,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物进出京城,八大胡同的名声远播。同时,大栅栏地区的剧场、戏园众多,这里也成了伶人活跃之地,许多名伶就居住在八大胡同附近。所以这是一个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全都纷至沓来的地方。商人、学生、文人、政客、百姓,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我们可以想象,第一家女浴室开在那里,不是偶然的、随意的。如果浴室开在其他的地方,根据民初人们的思想观念,可能为妇女解放唱高调的大有人在,但真能够接受而付诸行动的却少之又少。我想,如果开在其他地方,也许还没等人们接受它,它就会夭折了。而八大胡同虽可以说是女人的世界,但这里的女人是非常特殊的,她们中不乏颇有才情的女子,但这又有什么用,她们毕竟顶着烟花女子的名声。她们再怎样美丽、优秀,再怎样是由于生活所迫而走上这条路,也是被社会所唾弃和不耻的,永远处于社会最低贱的阶层。但她们大都还是年轻的女孩子,她们也爱美,也喜欢追求新鲜的东西,在那个环境中,她们更容易不受阻碍的去尝试新事物,如到公共浴室去洗澡。因为在封建的道德观念里,她们连身体都可以出卖,已没有了礼仪、廉耻之心,做怎样有违礼法之事都不稀奇。但她们的光顾,确实给了浴室生存下去的机会。
但女子浴室开在那里也有它的负面影响。一是妓女和伶人们经常出入的地方,在世人眼中那不是洁净身体之地,而是藏污纳垢的肮脏之所,良家妇女们是决不涉足的。二是据说后来那一带又开了些单门小屋的家庭浴室,但实际上是“ 宿娼之所”。这些都是女子浴室发展下去的不利因素,到了1935年,北京的123家浴室中,为女性开设的只有8家。
但不管怎样说,女子公共浴室在那个年代能够开办并艰难的生存下来,这本身就体现出人类文明的进步,时代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