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掌上楼台——北京宫灯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邵安然

随意至此,宫灯仍在流变中保持了统一的风格,这归功于一代代手艺人骨子里一脉相承的审美。"都是凭感觉、凭经验的。最原始的宫灯还不就是四根棍,四面糊上纸,别叫风把火吹灭了,得了。能有什么规矩?花样都是人想出来的。"翟玉良的口吻和另外几位老师傅是一模一样的轻描淡写。这种看似散漫、无视章法的革新,背后所依仗的还是老艺人们对中式风格的熟悉。以良好的审美为基础,配合娴熟的技术,于是"从心所欲不逾矩"。
也许真正的艺术家,都是些不把艺术看得很神圣的人。从文盛斋到美术红灯厂,按师傅们的说法,做宫灯的"凭手艺吃饭",是个再平凡不过的营生。但另一方面,他们又专注这营生的种种细节,陶醉于此废寝忘食,从中得到无数乐趣。宫灯被外人说成是宫廷贵族也好,视为非物质遗产也好,在几位老艺人心里不过是一种好玩的游戏罢了,既没有耀眼光环,也没有心理负担。可话说回来,天下又哪有比玩游戏的孩子更认真的呢?百年以来的灯师们就是从这孩子般的轻松、热情和专注里,迸发了无穷的创造力,令严谨又多变的宫灯艺术源远流长。

上篇 :面塑
下篇 :已经是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