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旧京音乐的发展和演进


来源:http://yonghai1237.blog.163.com 作者:

2268969787264714182.jpg

明清时期北京地区的音乐是由民歌小曲、说唱音乐(即曲艺音乐)、戏曲音乐、器乐、典礼音乐几部分组成,到了近代又引进了西洋音乐。

民歌小曲来自民间,如农民插秧时唱的秧歌、车水时唱的桔槔水歌等等,节日、社火时农民聚集在一起时也要唱歌。据沈德符《万历野获编·时尚小令》中记载:“嘉(靖)隆(庆)间乃兴《闹五更》、《寄生草》、《罗江怨》、《哭皇天》、《干荷叶》、《粉红莲》、《桐城歌》、《银纽丝》之属……,比年以来,又有《打枣竿》、《挂枝儿》二曲,其腔调约略相似,则不论南、北,不问男、女,不问老、幼、良、贱,人人习之,亦人人喜听之,以致刊布成帙,举世传诵,沁人肺腑——其谱不知何来——真可骇叹!”
到了清代康熙年间,许多地方小曲逐渐向说唱音乐过渡,发展成套曲的形式。单弦这一曲艺种类就是集各种民间小曲形成的。最初称为岔曲,音乐结构基本句式是六句体,曲词多为咏赞体,可以一人独唱,也可以多人齐唱、合唱。北京的八旗子弟经常习唱岔曲,编写新词,自娱自乐或登台演出。发展到清末,岔曲常在演唱单弦前作为加演的节目。著名的唱段有《风雨归舟》,乾嘉年间从民间小曲中发展成为曲牌联套体的单弦。

1731071106771337599.jpg

明清时代的说唱音乐可以分为鼓曲、弹词两类。鼓曲后又分为许多种类,像京韵大鼓、西河大鼓、梅花大鼓、东北大鼓,流行于北方各地,共同特点是演员敲击鼓板演唱。以往的鼓词有说有唱,篇幅较长,清中叶起出现了摘唱精彩唱段的表演形式,只唱不说,演唱时间也比较短。后来人们将又唱又说的演唱形式称为“鼓书”,称只唱不说的为“鼓曲”。

戏曲音乐是为戏曲演出进行伴奏的音乐。明代万历年间北京地区流行昆山腔、弋阳腔。清代昆山腔趋于衰微,被称为“花部”的地方戏曲传入北京,由汉调、徽调等汇合而成的京剧逐渐形成。京剧伴奏分为文、武场,文场由二胡、京胡、三弦、月琴等弓弦乐器组成;武场由鼓板、大小锣、铙钹等打击乐器组成,加上笛、唢呐。京剧音乐主要为板腔体,也有一些曲牌,如《夜深沉》等,可以单独演奏。

器乐曲可分为独奏与合奏。明朝万历年间北京城有个琵琶名家汤应曾,能演奏《胡笳十八拍》、《楚汉》、《塞上曲》、《洞庭秋思》等一百多首古典名曲,其中的《楚汉》后来改名为《十面埋伏》,流传至今仍脍炙人口。

北京的许多寺庙道观里都有和尚、道士组成的乐队,专门在做法事、道场时演奏各种宗教音乐。在北京人办丧事(出殡)、喜事(迎亲)时也要有吹鼓手一路上吹吹打打。宗教节庆活动时乐队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支标准的乐队里有管子两支、笙两个、笛子两支、云锣两副,还有鼓、铛子、铙、钹等打击乐器。

典礼音乐是在政府、皇室举行盛大典礼时演奏的音乐。按照礼乐制度可分为吉礼、嘉礼、军礼、宾礼、凶礼。典礼音乐都是因袭旧制,模仿前代的雅乐,主要是由吹奏乐器演奏。

明清时期,一些来到北京的外国人带来了一批西洋乐器,宣武门内天主教堂里有一架管风琴,其他乐器如风琴、大提琴、小提琴、单簧管、双簧管、钢琴等也出现在北京城内。到了清末,紫禁城内居然有一支由太监们组成的西洋乐队。看来早在一百年前,古老的紫禁城内就响起了优雅、流畅的维也纳圆舞曲的旋律,或许还有一些上流社会人士陪着外国宾客翩翩起舞。近年来有一部清宫故事片中竟然出现了拖着大辫子的清宫太监成双成对飞快地转着圈子跳华尔兹舞的镜头,真让人忍俊不禁。

到了近代各种说唱音乐有了很大发展,经过不断吸收各种民间曲调,形成了许多曲种,像京韵大鼓、梅花大鼓等。出现了刘宝全、张小轩、白云鹏、金万昌等一批著名的曲艺艺人。在戏曲音乐界也出现了以梅雨田、陈彦衡、孙佐臣、徐兰沅等人为代表的一批演奏大师。

在“五四”运动时期,出现了新一代的音乐家,他们组成了新型的音乐社团,提倡学堂乐歌,推广五线谱、简谱,普及群众歌咏活动。一些音乐家努力把西方音乐与中国传统音乐结合起来。1916年北京大学音乐团成立,后改组为研究会。1920年研究会创办了《音乐杂志》。1921年之后还成立了乐友社、国乐改进会。

当时在北京的著名音乐家有萧友梅、赵元任、刘天华等人。刘天华于1922年来到北京,在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任教,1926年起任教于北京艺术专门学校音乐系和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音乐系,1932年他到天桥搜集锣鼓谱等民间音乐资料,不幸传染上猩红热,不治而死,年仅37岁。刘天华创作的乐曲有二胡独奏曲《病中吟》、《悲歌》、《良宵》、《月夜》、《苦闷之讴》、《光明行》、《空山鸟语》、《闲居吟》等,他还编写了47首二胡练习曲、15首琵琶练习曲。在1929年刘天华还用工尺谱和五线谱记录了梅兰芳演出的18出京剧、昆曲的唱腔。刘天华创作的二胡独奏曲将一个知识分子心中的苦闷、悲哀、喜悦、追求进步和光明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具有感人至深的艺术力量。

3964012097016699274.jpg

陈天华

值得一提的是,1932年8月著名音乐家聂耳来到北京,参与了北平左翼音乐家联盟的筹建工作。当时聂耳住在位于宣武门外校场头条的云南会馆。同年十月,北平乐联正式成立,随即开展了为东北抗日义勇军募捐的义演活动。

1935年“一二·九”运动期间,流亡北平的音乐爱好者阎述诗在目睹爱国学生遭到军警镇压的情景后心潮澎湃,难以平静,遂为光未然的诗歌《五月的鲜花》谱曲,这首歌迅速在北平的爱国学生中流传开,随后又在全国广泛传唱。这首歌抒发了对抗日志士的悼念,对侵略者进行了愤怒的控诉,表达了中国人民奋起斗争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