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巴巴儿的


来源: 作者:

  《献勤儿》文中,引了李涵秋的例句:“好笑吗?我巴巴儿的来献勤儿,不料转扑了一鼻子的黑灰!
  又:“但不知女士巴巴儿的来告诉我则甚?”

“巴巴儿的”是什么意思?是专门为了某件事情,特意、特地的意思,副词。

在读音上,第一个“巴”字要读去声bà,第二个“巴“字阴平、儿化:bār。《金瓶梅词话》:“巴巴儿叫来旺两口子去,他媳妇子七病八痛,一时病倒了在那里,谁扶侍他?”是特意叫来旺两口子去。又“我不好说的,巴巴儿寻那肥皂洗脸,怪不得你的脸洗得比人家屁股还白。”“巴巴儿坐名教我烧(猪头)。”“坐名”即点着名儿,亦可证见“巴巴儿”为特地、专门的意思。

  《红楼梦》里也有“巴巴儿的想这个吃”之句,有的词语专著引此句,释作“忙迫,紧急迫切”,“巴巴”有此义项,但这里则非“忙迫”。视上下文,王夫人问宝玉想吃什么,宝玉笑道:“也倒不想什么吃,倒是那一回做的那小荷叶儿小莲蓬儿的汤还好些。”凤姐一旁笑道:“听听口味,不算高贵,只是太磨牙了,巴巴的想这个吃了。”仍是“特地”、“专门”的意思。

  “巴巴儿(bà bār)的”和“眼巴巴(bā bā)”、“急巴巴”、“干巴巴”的“巴巴”,意思用法不同,和“拉巴巴(bà bā)”(大便)更相去万里。论者之所以有“忙迫”“粪便”诸解释,我想乃是只从文字上去演绎,而忽略了语音上的考求。由这个例子,我更想到了吴晓铃先生强调从“语音”上考求俗言之必要与正确:“在方言的三个要素里,语音最能体现方言的特点;尽管和相近的方言区的语音存在着细微的差异,然而在使用者的耳朵里是很容易辨析出来的。”

吴先生说,词语属于“面”的范畴,而语音“属于‘面’的范畴里的某一个定点。在这个‘定点’之外的发音,便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京、津、保三地,以京为“定点”而形成的三角地,词汇并无显著不同,但是,听听他们的语音声调,区别就很大了。

吴先生以此持论,研究《金瓶梅词话》方言语音,贡献卓著。

《金瓶梅词话》的方言语音初探),载(中华文史论丛)第48辑,1991年12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