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10万张照片记录北京胡同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婷

 

  由京报集团所属的《首都建设报》和北京高校房地产开发总公司联合举办的“北京胡同摄影大赛”,历时一年后于日前结束。在颁奖仪式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女士站在获一等奖的组照前久久不肯离去。她,就是这些照片的拍摄者王长青。

 
  20年前,王长青和丈夫沈延太携手拍摄北京胡同。如今,丈夫已经病故,然而他们共同拍下的10万张胡同照片,却成为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财富。

  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北京城加快了现代化建设的步伐,一些老房窄胡同开始消失。有一次,王长青夫妇路过一个正在拆迁的地区,只见残垣断壁前站着一位老人,恋恋不舍地摘走了院子里最后一束熟透了的枸杞子。王长青夫妇被震撼了。今天的照片就是明天的历史,他们决定把胡同里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从此夫妇俩开始了漫长的摄影生涯。

  开始时,他们准备了一套北京城区分解地图,把每次的拍摄路线都记录下来。可是没过多久,图就画得满满当当,没法再用了。后来,他们换了个硬皮本,把到过哪儿,拍过什么内容都记下来,20多年共记了满满10大本。究竟走了多少条胡同,他们自己也数不清了。而且,一条胡同往往是要去上十几次。20多年,他们搭上了所有的双休日和节假日,拍摄胡同成了他们惟一的乐趣。

  王长青夫妇经济上并不富裕。他们外出拍摄都是骑自行车。有时,骑上四五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在大街小巷奔波,饿了,就在路边买袋酸奶;渴了,就向胡同的居民要碗水喝。省下来的钱,全都精打细算地买了胶卷和摄影器材。一大盘乐凯黑白胶卷60多元,他们自己卷片,能卷30多卷。有特殊需要,才买比较贵的胶卷。拍摄回来,自己冲洗。

  设备虽然简陋,但拍起照片来,夫妇俩有种拼命的劲头。一次,他们在白塔寺附近拍摄。为拍出俯瞰的效果,他们爬上了人民医院停尸房的屋顶。头顶,寒风凛冽,脚下,一只凶巴巴的大狗冲他们嚎叫。两人的得意之作《小雅宝胡同的雨夜》,照片上每个雨滴都清晰可见,这是借助了闪电的光亮。而为了等待闪电,他们在寒冷的雨夜中站了整整一晚。

  20年来,他们拍摄了10万多张照片,内容涉及紫禁城下的胡同、名人故居、胡同里的手艺人、胡同的春夏秋冬、胡同百姓生活等多种题材,连胡同的石墩、对联、门牌等也没能逃过他们的“镜头”。每张照片,都具有独特的生活真实感、历史凝重感与文化内蕴。1997年,摄影画册《京城胡同留真》由外文出版社用英汉、德汉、法汉、日汉四种文本出版发行,收录了夫妻俩的260张照片,引来不少国内外文化爱好者慕名前来拜访。其中,奥地利大学邀请他们参加在维也纳举行的“中国文化在全球化时代的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展出《胡同———北京人的家园》摄影展。

  如今,丈夫沈延太已经故去,年近60岁的王长青独自住在柏树胡同的一所小房子里,每天在家里翻看以前拍摄的照片,回忆与丈夫一起拍照、冲洗、做编号的情景。单位给她分了四惠附近120多平方米楼房,她不去住。定居国外的儿女让她出国,她也没有答应。她说:“我已离不开胡同了。惟一的愿望就是再办一次展览或出一些画册,让更多的人看到独具魅力的北京胡同。”

2003年09月06日14:22 北京日报